佛爷叫我来巡山

球关注?球小红心?球小蓝手?

要联考了,我就买炭笔嘛。

然后卖家送了我一盒这个。

!!!

好嘞!!!联考加油!!!

看完电影打个卡。

毒液真好看

简直就是大型爬墙现场,我嗖的一下就上去了基友拉都拉不住

胜出 时空裂缝

警告警告,内容极其神经病


(不知道多少岁英雄咔×不知道多少岁折寺久)

据说要扫黄,改一改

没事的话会还回来的




注意避雷,有不开心的神经病出没






(并不重要的)背景

(已经和绿谷确定关系并且绿谷出国许久没见欲求不满的)爆豪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最后敌人垂死挣扎的攻击击中了他,未待爆豪反应过来,他就已经站在熟悉的回家路上,眼前是刚刚挨过揍,同样破破烂烂的绿谷出久和神经病作者。






「是……是咔酱吗?」

爆豪低下头看着那个颤颤巍巍的绿色发顶。

两个发旋。爆豪想。

两个基佬。作者想。

绿谷见爆豪没说话也没动手,就悄悄鼓起勇气抬头看了一眼。

爆豪只觉得,一片水汪汪的翠绿一闪而过,小孩奶里奶气的包子脸就算半垂着头也可以看见。

啊,想捏。爆豪继续想。

啊,有种就捏啊。作者继续在脑内吐槽。

显然爆豪还没有完全转过弯,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想念了好久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有点开心。

但是作者蹲在边上免费看戏,抓着一把香瓜子,一边磕一边翻白眼。

开心你还凶巴巴,怕不是有什么毛病。

于是,爆豪揍了作者一顿。

真软。

绿谷却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

被划破过的嘴唇因为主人吃惊的张大而渗出了血丝。

翠绿色的眼睛也睁得大大的看向爆豪。

「咔酱……有病?」他又问了一遍,看着自己倒影在幼驯染猩红色的眼睛里。

爆豪还是没有说话,他伸出拇指,替自己的幼驯染擦去唇角的血丝。

然后,也揍了他一顿。

真软。

爆豪有点变态的想。

和作者比起来,绿谷揍起来果然更顺手。

他坚实有力的胳膊紧紧箍住绿谷和作者的脖子。

作者的脖子上肉肉的,但是隐约可以感觉到纤细的肌肉线条包裹住的脖颈,那是作者的命门。

反而绿谷感觉更加纤细,纤细的脖子,哪里都是脆弱的仿佛一用力就可以折断一样。

很弱啊。

爆豪换了个姿势继续掐,绿谷和作者都快他妈的喘不过气来了。

和长大的绿谷不一样,这个绿谷单纯就像白纸,无条件的崇拜和信任着自己。

爆豪甚至觉得,只要自己说出来,带着职业英雄的语调和气势,绿谷就完全无法反抗自己任何过分的要求。

比如被乖乖被掐着而不是像智障作者一样翻白眼。

他拍了拍绿谷的脑袋。

「砰!」

一声巨响拉回了两人的注意。

爆豪抬起头,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你们在干什么!」曾经的自己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暴怒的表情逗笑了职业英雄。

他松开绿谷,仍由他瘫软的坐在地上,脖子上血红的掐痕历历在目。

职业英雄看着穿着校服的爆豪死死盯着绿谷那截腰,轻轻笑了一声。

「呵。」

然后,他走了。

留下了作者的尸体。

因为作者不想被扫黄扫掉。

呵呵。

end

[恋与制作人]F4阴阳师出sp茨木啦






严重ooc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嗯☞☞☞☞☞







李泽言


今天是阴阳师出sp茨木的日子,你早早就氪好了金,攒了一堆蓝票票准备大抽特抽。


没想到,第一发就是小天狗。


你激动的原地爆炸,心道nice,百分之十五的加成来了。


结果后来六十抽下去无事发生。


你蹲在沙发上咬牙切齿,只得暗自咽下老血,安慰自己,有小天狗,不亏。


想着想着就想通了,你拽起正在厨房的老李头,就往外走。


老李头被你拽的东倒西歪,还得摆着架子来教训你「急匆匆的干什么,有事就直说。」


你豪情万丈的昂着头,像只打赢胜仗的公鸡。


「老李头走,我们去遛狗!」


李泽言疑惑的看看你,再看看被抛在后面的阿柴。


「狗呢?」


「这呢!」你一扬手机,手机里式神录上是小天狗开心的挥挥翅膀,叽里呱啦说了一段话。


「走走走,我们去遛小天狗!」


——《别胡闹好好遛阿柴,我要撤资了啊》《都老夫老妻了还撤什么资啊》《……自己拿狗绳我说过不会帮你遛的》《……唔,不要嘛》《……就一次啊,一次》《嗯嗯嗯,好嘞,爱您,啾咪》《……》《????》《这是被迫吃了狗粮的小天狗和阿柴》








白起


白起也挺喜欢玩阴阳师的,虽然这个游戏和他本人气质不太一样。


总之,你们俩一起氪金一起抽,抽完以后一起骂网易老狗贼。


最后结果就是,你和白起一起蹲在台阶上。


「白哥,来,最后一发,送你。」


你豪情万丈的递给了抽完六十发无事发生的白起。


白起摸摸你的头,随后按下了语音「我爱你。」


「sp茨木。」他颤抖着把手机递给了你。


「看这是……」爱你的力量。


你打断了他的话。


「这是我的头给你手加持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起不想和你说话并且帮你把茨木返魂了》《!!!白哥冷静啊》《……不要》《白哥你别闹小孩子脾气了啊啊啊住手!!!》《……我不要,我也要茨木》《我给你抽!!!我给你抽啊啊啊》《……要和我一样语音》《我爱你?》《喔喔喔白哥脸红了》










许墨


许墨不太会玩游戏,但是他很会开导想跳楼的你。


双十一礼包一上线,你眼前一花,售罄两个大字就直挺挺的戳进你的眼睛。


一瞬间你就觉得自己的泪水夺眶而出。


「呜呜呜我要跳楼岂可修!!!」


许墨习以为常的晃晃手里的炸鸡。


「我刚定的外卖炸鸡到啦吃不吃呀?」


「……吃吃吃!!!」



——《呜呜许墨我要胖了》《没事一起健身》《咦咦咦许墨你也会去健身吗》《嗯,床上运动》《???!!!大兄弟这个发展不对啊》









周棋洛


和周棋洛在一起抽卡,ssr见一个来一个。


当然,只限于他。


你咬牙切齿的看着周棋洛的sp全满,ssr全满,sr全满,r全满。


「哼反正你呱呱还没有集齐。」


「咦对哦我还攒了一堆厕纸没有抽诶」


———a few moments later———


「呱呱全满了耶」


「……」



——《周棋洛,你退游吧》《诶诶诶???》《你这个,混蛋啊啊啊啊啊啊》《薯片小姐冷静啊啊我帮你抽啊我帮你抽》《呵呵》《我也要全齐》《……可是,你没有票票了》《……退游!!!我要退游!!!岂可修!!!》






end




我,他吗的,啥都没有!!!啥都没有!!!我要!!!退游!!!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汪汪汪!!!!!!!


[相出]今天我吃了回转寿司店家还送了我扭蛋好开心

老梗的第三弹,前两弹可以戳我找,应该在很下面,因为有段时间我玩野男人写了一堆神经病小段子,最近还喜欢上了斯内普教授嘻嘻嘻教授真好嫖


这次不仅仅是绿谷相泽ooc ,还有ooc的欧陆迈特喔,设定是不被喵喵们欢迎的撸猫苦手喔


希望大红心和小蓝手


谢谢欣赏喵喵喵










……终,终于到家了。


背着包的相泽和被相泽颠得七荤八素的包里的绿谷喵同时在心里叹了口气。


「绿谷,你先出来吧。」相泽把包放下,拉开拉链。


绿谷摇摇晃晃的顺着包沿爬了出来,脑袋顶上似乎还有金灿灿的小星星飞来飞去,绿色的毛发炸成一团(虽然本来就是一团),又可怜又可爱。


「!!!」相泽不自觉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强行压抑着自己蠢蠢欲动的双手。


绿谷好不容易爬到地上坐定,一抬头就看见相泽蹲在他面前,目光呆滞,眼神迷离的看着他……总觉得,好可怕???就把爪子按上相泽的脸,啪啪啪的拍了几次。


「……猫猫拳。」相泽伸手按住绿谷的猫爪子,喃喃自语。


……啊,原来老师是猫派喔。


在猫派狗派之中摇摆不定的绿谷出久冷漠的想。


———欧陆迈特修罗场预警———



「扣扣。」


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欧陆迈特的声音在两人耳边炸响。


完犊子!!!绿谷砰的炸开了毛,一双碧绿的猫眼瞪得大大的。


而相泽不愧是铲屎官中的老司机,捏住绿谷的后颈肉,迫使绿谷软下身子,随后一把抄起绿谷塞到沙发垫中间,再跑去开门。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知道做过好几遍,简直比发动个性还熟练。


绿谷在一堆沙发软垫中间晕晕乎乎的用后爪子抓了抓被捏的痒痒的耳根,听见欧陆迈特清朗的声音越来越近。


「哈哈哈消太你又在撸猫啦?哦豁这猫好可爱哦!」


绿谷被一只宽大的手掌轻轻抱起,随后一阵令猫舒爽到震撼的抚摸让绿谷本来就所剩无几的理智彻底断了线……


他可耻的在自己最崇拜的偶像面前,露出了肚皮。


「喔喔喔消太,这只猫猫没有挠我诶,好难得啊,你哪里捡回来的啊?」


欧陆迈特第一次被猫咪示好的露肚皮,激动的不行,连撸猫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家门口,他自己进来的。」相泽死鱼眼看着欧陆迈特,拍开他的手,把绿谷捞了回来,轻轻挠了挠绿谷喵的下巴。


「不会送给你的。」死鱼眼


「诶!怎么这样……」哭唧唧


随后欧陆迈特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了,他轻轻掀开绿谷毛茸茸的大尾巴。


「喔喔喔是个小伙子,消太你要给他切蛋蛋吗?」


说着欧陆迈特不轻不重的捏了捏绿谷喵的蛋蛋。


「!!!」这是僵硬的相泽老师


「???」这是一脸疑惑的欧陆迈特


「!!!喵!!!!!嗷!!!」这是炸了毛并且刨了欧陆迈特一爪子的他的小迷弟绿谷喵


绿谷蹦到相泽脑袋上,前爪抓着他的头发,后爪勾着绷带。


凶巴巴的冲着捂着脸(被挠了)的欧陆迈特「嘶——」


相泽继续死鱼眼看他「我的喵喵不欢迎你,滚吧。」


于是欧陆迈特哭着小内八跑掉了。


(骗你的)



tbc



我   自己   夸   自己

[恋与制作人F4]当你午睡流口水






严重ooc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嗯☞☞☞☞☞








李泽言



难得心血来潮,李泽言来到你公司打算突击检查你的工作情况。

此时此刻,大中午,艳阳高照。

总裁大人风尘仆仆一进门,就看见你软绵绵的趴在自己的座位上窝成一团,吹着清爽的空调风,盖着毛茸茸的小毛毯,可爱的像只刚出生的小奶猫,连鼾声都是轻轻巧巧的,再大声一点保准就是标准的猫咪撒娇的呼噜声。

李泽言四下打探了一会,发现没有人,就站在门口看了会你背对着他瑟缩的可爱睡姿,傻笑。

过了好一会才意识到自己是来干啥的,于是李大总裁赶紧摆正姿势,端好表情,亦步亦趋的绕过办公桌,跑到你的正面……

「……你怎么了!」

你被李总拔高的音调吓的原地爆炸,猛然一抬头打算看看究竟,却被嘴角湿漉漉的触感阻止。

低头一看,操。

说真的,午睡千万不要含着抹茶味的悠哈。

否则你将会收获一摊翠绿的如同老痰一般的口水……以及你男朋友嫌弃的目光。



——《……你》《闭嘴混蛋!不许问我为什么流口水!也不许问我为什么口水是绿色的!》《凶巴巴.jpg》《……我做了抹茶蛋糕》《……我要吃!!!》《那叫我什么?》《总裁大人!》《……》《……先生》《……咳咳……嗯,乖》









白起


某年某月某日下午,你躺在沙发上补觉。

突然被白起大力摇醒。

白起「媳妇!!!你是不是中毒了!!!」

你「???」

只见白起伸出修长的手指,粗糙的指腹擦过你的嘴角,带下了一抹绿色。你已经想象到了,有一道苍翠的瀑布从你的嘴角蜿蜒而下。

为了赶紧安慰小狼狗,于是你拿来白起的手,让他掌心向上摊开,然后把嘴里没化的,抹茶味的奶糖吐在他手上。

「你看,不是毒药是抹茶啦」

「……」小混蛋。




——《下次睡觉不许吃糖》《呜呜呜我错了》《捂住屁股,混蛋白起,我爸都没打过我屁股》《……下次想吃抹茶告诉我,我带你去店里吃》《!!!mua!!!!!》《白起脸轰的一下红了》








许墨

午睡醒来,你神清气爽,浑身是劲儿,简直可以绕着许墨跑十圈。

许墨见你醒来,对你招招手。

你开心的窝在他怀里,他掏出手机,示意你看屏幕——

只见正在午睡的你,吧唧了一下嘴,一个绿色的糖块从嘴里被顶了出来,而后,你再一挥手,糖块便嗖一下消失在了镜头里,只留下一声不轻不重的,啪。

「……」

「……」

你看了看许墨无辜的笑脸,终于忍不住挥起了拳头向那张欠扁的脸上招呼。




——《混蛋!!!》《唔,媳妇别打,媳妇你不觉得你口活很好吗》《……卧槽!!!你这流氓谁啊!我不认识你!》《可是,媳妇很可爱啊》《可爱个鬼啊给我删掉!!!》《哈哈哈就不》《许墨举高了手机》《……操,够不到QAQ》








周棋洛


当你打着哈欠,泪眼朦胧的从周棋洛怀里爬起来时,他笑着捏了捏你的鼻子。

「睡觉的时候吃糖,害得我闻着糖味都饿的睡不着,顾着你我又不能爬起来吃东西,说吧,怎么补偿我。」

身体四周都是暖烘烘的,舒服的你几乎又要落入梦乡,你纠结着眉头认认真真思考了起来,可爱的就差把手指头塞进嘴巴里咬一咬。「唔……请你吃糖?抹茶味的?」

话音刚落,嘴角就被轻轻的舔舐了一下。

「唔!」随后就被堵住了嘴说不出话。

糖块也在舌头的纠缠中消失殆尽。

「……多谢招待,薯片小姐。」

「……唔,谢谢品尝?……呜嗯……」又被亲住了。




——《好甜,真好吃》《!!!你耍流氓!!!》《明明就是你邀请我的啊》《我……我靠……》《经纪人:娘希匹,让不让单身狗活了》《让我们一起为单身人经济狗点蜡》








end







嗯实际上,这个事情是真实发生的。

就是今天,我的同学,睡觉含着块悠哈的抹茶味的奶糖。可能是因为嘴里含了东西,所以午睡的时候就流口水了。

等睡醒我们一看,一大摊颜色浓重的带着甜味的……emmmmmmm

我们开始还都愣了一下,齐声道「卧槽!xx你口水怎么绿了!」

后来揭开真相我们简直笑到生活不能自理,笑到原地爆炸,笑到螺旋升天,笑到哐哐撞大墙,笑到……总之就超搞笑啦。

[斯内普属于我向]小巨怪

设定是

某年某月某日遭到不明人群群殴的斯内普教授意外跑到了一位天真无知善良(我可去你的)小姑娘的卧室。

本来吧,教授那么厉害,应该给小姑娘一个一忘皆空和昏昏倒地的,但是很可惜,我才是作者,所以对不起,教授动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篇是小姑娘到教授家的过渡(其实我想写小姑娘大闹霍格沃茨,比如说,偷跑到魔药课上搞事情嘻嘻嘻)

教授ooc预警

那么

祝食用愉快

开始了啊☞☞☞☞☞




嘴上妥协的斯内普先生内心其实十分的不情愿,我从他拽着我的手腕子像拽着只待宰的猪一样就能发现。

并不是我想骂自己是猪,我没事膈应自己干嘛。实际上吧,斯内普先生的表情狰狞的像个屠夫,再看那只拿着小棍棍……嗯魔杖?的手,简直就是举着杀猪刀的丧心病狂的变态杀人狂。

可能是我的脸过于惊恐,他突然顺了顺气,心平气和的问我「怎么了?」

被自己可怕的脑洞震惊,毫不犹豫的回答「岁月是把杀猪刀。」不是,不对,我不想说这个的,只是刚刚脑补的杀猪刀……呃……

看来斯内普先生好不容易找回来的理智又嗖的一下飞走了了,因为他对着我举起了杀猪……不是,魔杖。

「你……你这个……」他支支吾吾说了好几遍你你你,我都快怀疑他其实是个结巴?

难怪脾气老是那么差,一定是因为一直被别人排斥,真可怜。

我看见斯内普先生黝黑的眼睛仿佛在诉说着他结巴的痛苦,熊熊的火光在里面燃烧(那是气的)。

我屏息凝神,瞪大双眼,试图用哀伤凄凉的眼神安慰他,但是他一点都不懂我的好意……因为他说。

「你那么恶心的看着我干什么。」

「……」!!!原来你不是结巴!!!

这是重点吗!!!!

嗯,反正,虽然一直都在歪楼但是现在脑子终于归位的我意识到我把这位未来的金主爸爸气的不轻,于是赶紧补救。

「QAQ你居然说我恶心!我爸妈都没说过我恶心你居然说我恶心!我就知道我这个没爹没妈的会被欺负!你居然欺负我!你好意思吗!你还是一个社会有为青年的样子吗!我要把你吊起来打!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说着说着就放飞自我了,但是我还是用力挤出了很多鳄鱼的眼泪。

斯内普先生从愤怒转变成懵逼再变成震惊,最后甚至还有点不知所措,我脸上虽然是哭唧唧,但是心里简直美滋滋啊。

看见没,欺负小姑娘,把人家欺负哭了吧,臊死你。

看见没看见没,不合格的社会有为青年,我看你现在该怎么办,嘻嘻嘻。

然后,我的脸就点疼,因为斯内普先生慢慢举手,对着我念了……总之就是那个让我闭嘴的咒语。

我震惊了,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一个哭泣的小姑娘!!!你怎么可以让她闭嘴!!!

好心的邓布利多爷爷再一次拯救了我,我也理所当然的抽噎着对他控诉。

「呜呜呜我不要和这个后爹一起回家!!!」

竖着耳朵听墙角的斯内普先生(???逗我呢),脸刷一下就黑了,他一把拽过我,举起手念叨了什么。

霎时间,天旋地转,就好像有人把我的头磕上了我的屁股,迷迷糊糊间我不由得担心我会不会得脑震荡……

「不会的,你最多得臀震荡。」一个低沉沙哑超级嘲讽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响,我晕头转向的拽着他的袍子,一个用力,最好拽坏了让他裸奔。

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老妖婆的读心术?

「……小巨怪,你再不松手我就把你扔进锅里煮。」

好的,看来是制杖的我把心里话念叨出来了。

再说教授这头。

斯内普简直要崩溃了,他觉得一百万个波特都没有这一个奇行种小姑娘来的可怕,头一次的他完完全全举双手赞同不晓得谁曾经说的那句「世上唯女人小孩难养也。」这小混球两样都占,难搞的不行。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逃跑的时间一个想不开进了她的屋子。(作者:呵,男人)

我看着斯内普先生的表情瞬息万变,比四川的变脸还要酷炫,不禁忍不住伸手戳他。

「想什么呢?」我再戳戳,别看他脸色蜡黄没啥肉,脸上倒是软乎乎的好可爱。

「……没什么。」他瞪我一眼,冲着我头顶心就是一巴掌,拍的我晕头转向眼冒金星后,满意的转头往最近的房间走去。

我蹲在原地,等满脑子金灿灿的小猩猩散光了才慢慢起身,打量起这间房子。

不看不要紧,一看,嗨妈。

客厅倒是干干净净的没什么东西,除了正常的居家三件套桌子椅子沙发,还都破败的不成样子,真没想到他还挺穷,难怪因为错过基妹的最后一面会恼羞成怒,毕竟电影票不便宜啊,现在都是3D的,哪个不是二十块钱以上的。(你够了啊这个梗到底要玩多少次)。

我摸了摸下巴,看看家具,再看看四周墙上层层叠叠像是图书馆多一样的书籍,不禁叹了口气,没钱还买那么多书,学霸什么的,最讨厌了。

就在我冲着书架的角落画圈圈的时候,房门轰的一声开了,斯内普从房间里大步踏出,瞅见角落的我不禁愣了一下。

「你在干什么。」他干巴巴的问我,听上去有些紧张。

可不是,斯内普能不紧张吗,就前面这么一会功夫,这小混蛋整出了多少幺蛾子,不防着点不行。

他谨慎的凑过去,魔杖悄悄攥在手心,就差蹲下去戳一戳这个小巨怪了。

小巨怪没有说话,斯内普有些奇怪,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小巨怪还是没有说话。

斯内普简直快要疯了,真的好想摇一摇她,把她的脑子摇成正常人的形状。

可是他没有,他冷静的(表面上)按上小姑娘的肩,把她转了过来,并且惊悚的发现,这只奇行种小巨怪,哭了。

不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哭,是没有声音的,憋的满脸通红的哭,眼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往下掉,不一会脚下的木质地板就被晕开了一片深色。

「……怎……怎么了!」斯内普彻底慌张了,用力捏着小姑娘的肩膀。

「……我,我刚刚踢你的书架,呜呜呜……撞到脚趾了 ,好痛哦……学霸什么的呜呜呜呜呜讨厌死了……」

「……」痛死你,混蛋。




end














[恋与制作人]F4不要大意的用脚怼他吧

严重ooc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嗯☞☞☞☞☞






李泽言

「老李……」你不死心的又叫了他一次。

可怜巴巴的被挤到沙发尽头的总裁先生还是坚定不移的在笔记本电脑上打字,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你。

你有些生气,感情就是这么对待你还在怀孕期的亲亲老婆的?

然后,你就绷直了腿,一脚丫子贴在了总裁先生帅气的侧脸上。

「……」李泽言停止了打字,他缓缓转过头,脖子似乎还发出了喀啪喀啪的响声「你胆子最近真的很大啊???」

你毫不畏惧,抱着自己微微鼓起的肚子,对着他趾高气扬的一扬鼻子「李先生,你的宝贝女儿问你,我的脚香不香!」

李泽言微微一愣,然后面无表情的回答

「一股脚味儿。」

——《一股脚味儿是吧,熏死你。》《李泽言顺势捏住了你的脚开始挠痒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混蛋放手》《说,你怎么知道你以后会生女儿的》《哈哈哈哈哈哈我喜欢女孩子不行啊》






白起

「小起子?」你端端正正的趴在床上,呼唤某位白姓男朋友。

「嗯。」他毫不犹豫的停下手里的游戏看向你,嘴角勾起温柔的微笑。

啊……好苏啊……你内心的小人捂捂脸,虽然你表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小模样。「我脚指甲长长了!不熟糊!」

然鹅奶声奶气的腔调逗得男朋友嘴角的笑容又扩大几分,他放下手机,接过你递给他的指甲钳,捏住你的脚,带着枪茧的指腹轻轻划过敏感的脚底板。

「遵命,夫人。」

——《我!擦!小起子不许挠我!!》《夫人,我只是在剪指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别,求你》《嗯?夫人?这可是你要求的?》《操!你一脚踩在白起脸上把他蹬下了床……》《恋与白起,end》《……假的假的,白起求你放下枪》《白起:作者die》






许墨

你已经是第五十二次,叹气了。

许墨挫败的叹口气,觉得这辈子都斗不过你这个小土豆精。

「怎么了,夫人?」他蹲在缩成球的你面前,轻轻柔柔的声音安抚了你。

「唔……」你有些纠结的抬起头,眼泪汪汪的问「许墨,如果我有突厥人的血统你会不会不要我?」

许墨表情一滞,什么鬼,这是什么新式撩人么???

敌不动,我不动。许墨这样想着,反问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因为我的小脚趾指甲分叉了!知乎上说这是突厥人的血统!」

「……夫人,这是野史,不能太过相信。况且……」许墨抽搐着眼角还得安慰眼泪汪汪的你「就算你不是人我也不会不要你的。」

——《我贪得无厌管你是人是啥》《操你妈滚》《恭喜,许墨终于以另一种方式转移了夫人的注意力》《许墨:这句话很撩啊?》《作者:啊,撩死了(棒读》《许墨:呵呵》《作者die》







周棋洛

「我的小蛋糕呢???」

「我的新口味薯片呢???」

「我的生巧克力呢???」

「我刚刚点的鹿x巷呢?????

你看见了正在偷偷往后门溜的周棋洛同学。

于是毫不犹豫的抬起了脚。

碰————————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真的真的真的错了》《呵》《给你小蛋糕给你薯片给你生巧克力给你……对不起鹿x巷太好喝了不能给你》《????你的女朋友还比不过鹿x巷??》《作者:不好意思,这篇来自没有点到鹿x巷的我的怨念》《周棋洛:……》《作者die》









说实话,鹿x巷真的好好喝,我完全没有在给他打广告,这叫,安利。

[斯内普属于我向]斯内普教授悲剧的逃亡

设定是

某年某月某日遭到不明人群群殴的斯内普教授意外跑到了一位天真无知善良(我可去你的)小姑娘的卧室。

本来吧,教授那么厉害,应该给小姑娘一个一忘皆空和昏昏倒地的,但是很可惜,我才是作者,所以对不起,教授动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开始了啊☞☞☞☞☞






我遇上了一个大圌麻烦。

蹲下,轻轻的把手里的烛台搁到地上,我佯装镇定的开口。

「先生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么?」

瘫倒在我家卧室地板上的成年男子直勾勾的瞪着我,一双乌黑的眼睛被烛圌光照的闪闪发亮,我也轻而易举的看见了其中转瞬即逝的惊讶。

「我假设你的脑子属于正常人,你现在应该保持警惕毕竟你面前是一位突然出现的受伤了的陌生的成年男子,而不是像个慈善家一样蹲下来问我需不需要帮助?」

那个男人的声音沙哑低沉而且柔和,虽然他似乎是在嘲讽我。当然,我也挑我喜欢听的话听。于是我咧嘴一笑,成功的看见这位绅士先生被我好不矜持的粗野笑容吓的张开了一点嘴。

「谢谢夸奖啊兄弟,不过我不是慈善家,你要不要云南白药啊?我们种花家的云南白药治伤可好了。」

「……该死的我没有夸奖你——」他保持的被震惊的姿势咆哮着。我毫不在意的揉揉耳朵,一屁圌股坐在地上,这似乎更进一步的刺圌激了那个男人的神经,他像是被噎住了一样不说话,随后就是剧烈的咳嗽声。

嗯,真的被噎住了。

肯定是被口水噎住的,嘴那么毒,活该。

我挂着一脸超级恶意的笑容,他被我拖到沙发上都没有反抗,甚至连嘲讽都没有,就这么躺在那里,失去烛圌光照耀的眼睛也是一片死寂。

这样一点都不像一个有为的社会青年,我摸了摸下巴,打算继续刺圌激他。

「你动不了吗?」戳了戳脸,引来了一个杀气腾腾的瞪视。但是他依旧点点头表示他是动不了。

这可真是太好了,露出属于流氓的笑容,从卧室的床头柜里掏出了一瓶云南白药喷雾,一瓶红花油,一打绷带和创可贴。我怀里抱着满满一打治疗伤筋动骨的药物,对着一身黑漆漆的袍子发呆。

「喂,你是不是什么糟糕组织的成员啊?穿的衣服怎么那么奇怪,乌黑麻漆的大袍子,你在cos老巫婆么?」

「滚!!!」

咿,炸毛了,不好玩。我撇撇嘴,二话不说上手扒他衣服。

「你干什么!我说!滚!!」

谁睬你啊那么凶,小心我趁你动不了揍你喔。

「你你你……」他似乎是发现咆哮对我来说没有用,于是冷静下来,发出阵阵杀气(那叫魔压)

「……嗯,你身材还不错哦。」看来杀气也没有用。

「别瞪我,我知道我很好看。」说真的,刚刚的杀气吹的我凉嗖嗖的,大夏天还挺舒服。

于是一波更加凉快……啊不是,更加凶狠的杀气压了过来。

「……我自己来」他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层层叠叠的垫子底下传了上来。

没错,垫子,因为我嫌他瞪我的目光太热情了就拿屁垫……不是,沙发垫盖上了。

「你动不了啊你忘记啦?」我心情愉快的继续把成打的绷带往他身上绕,还好还好,只是小小的割伤擦伤什么的,要是真的给开了个洞,我也只能念经超度他了。

这样想着我突然意识到他好像是什么糟糕组织的参与者,念经超度会不会不太好?沉思片刻,我把他脸上的屁垫……好吧就是屁垫,拿了下来。

「你……信什么教啊?」

「梅林。」

他瞅也没瞅我,似乎自暴自弃放弃挣扎了。

我就把屁垫盖了回去,继续思索,梅林?亚瑟王他媳妇?这不是那个叫【消音】的电视剧吗?难道这个男人也是【消音】的死忠粉吗!看不出来啊,年纪一大把了居然那么闷骚。

总觉得找到同道中人的我一把掀开屁垫,露出了一张生无可恋的大脸,不过我不会在意这些的。「大兄弟看不看漫威啊?」(等等这个跳跃有点大???)他无神的大眼睛瞅了我一下,没有回答,但是就他那个表情,我估计是没有看过,毕竟复联三一出,再怎么面瘫也给气好了,这种看上去像老头子的表情,似乎只有在……

「你是不是喜欢基妹!」我一砸掌心,原来你就是那个因为堵车连基妹最后一眼都没见着的小可怜!我一定会好好安慰你的!

他皱着眉头,似乎因为我的话回忆起了那天堵车的经过(不是人家就是疑惑基妹是啥),我二话不说,从书架上搬下一沓又一沓锤基绝对不是清水文,打开小夜灯(所以为什么开头要点蜡烛???)对着那双亮晶晶(错觉)的黑眼睛清清嗓子。

「咳咳,你一定累死了,我给你念睡前故事,基妹的事情你不要伤心,听完睡前故事你一定会好很多。」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在看到书的封皮的那一刹那起,他的嘴就没有合上了。

一定是因为这本精美的,限定前一百人出圌售的番外太美妙了。我兴奋的点点头,一字不差的把糟糕的内容物和拟声词念出来。

「梅林啊……」他一脸绝望的看着我。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喊梅林?难道因为本命是梅林?但是我家没有梅林的本子啊……

正当我纠结万分的时候,有一个不属于我们俩的声音插了进来。

「小姑娘,西弗勒斯给你添麻烦了。」

一个白发苍苍,像圣诞老人一样的伯伯站在我身后看着我。他笑嘻嘻的样子让我毫不犹豫的忘记了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身后这个诡异的事情。

「啊,没事,我在给他念睡前故事哄他睡觉,虽然他不是很配合。」我笑眯眯的举了举手上的书,显然这个老头偷听我念故事很长时间了,因为他的表情没有丝毫崩坏,而是继续笑眯眯的问我能不能让他看看那个男人……喔他叫西弗勒斯。

我让开了一个位置,看着西弗勒斯在圣诞老人的帮助下,终于拥有了自己的腿,啊不是,终于可以动了。当然可以动了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衣服从我屁圌股底下粗圌鲁的抽了出来,害得我吧唧一下摔的四脚朝天。

混圌蛋,我对着他竖起了中指。诅咒他下次摔个五体投地。他接收到了我的愤怒,如果不是圣诞老人拉着他,他一定会过来揍我……喔不对,他掏出了一根小棍棍,念了句啥玩意儿,然后我就说不了话了。

「唔嗯呜嗯呜呜呜嗯?(原来你真的是老巫婆啊!)」

西弗勒斯的脸瞬间黑了,毕竟如果他听不懂,这剧情有点发展不下去。

「该死的!麻瓜!!!」他暴躁的扯了扯头发继续咆哮。

「喔,西弗勒斯我的孩子,别对一个可爱的小淑女那么粗暴。」圣诞老人温柔的让我恢复了语言功能,并且在我崇拜的星星眼下,薅了一把我的头毛。

可惜那个叫西弗勒斯的男人已经全线崩溃了,他指着我说,「小淑女!!!这是小淑女!!!邓布利多你的脑袋终于被糖浆糊死了是么!!!」

邓布利多拍了拍我,我意识到应该让他冷静下来,于是,我绞尽脑汁岔开话题,说「叔叔,你更年期难道还没结束么?」

「……」

「……」

「……」

他颓废的倒回沙发上,用行动告诉我,他的更年期真的结束了。

我愉快的拍了拍他,在他拍掉我的手之前,收了回来。回头一看,邓布利多,就是那个圣诞老人,依旧笑眯眯的看着我,他指了指自己

「你好,小姑娘,我们的确是巫师,介于西弗……就是你救的那位叔叔,他叫西弗勒斯.斯内普,他的到来,导致你的居所不再安全,所以你愿不愿意来我的学校……喔失礼了我是一位校长,魔法学院的校长,你要不要来我们学校参观?」

就在我努力吸收这一段,拆开来很容易理解合起来就让人有点emmmmmmm的话时,斯内普先生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如果我没记错,学校在放假。还有,你居然想带一个麻瓜去学校???」

邓布利多把我往前推推,一脸慈祥「所以你照顾。」

「毕竟是因为你我才无家可归了现在。」我瞪着眼睛,看着斯内普先生想反驳的样子。

他和我对质了一会,终于拜倒在我们家祖传星星眼上了。

他敛了敛袍子,阴沉的瞪了我一眼。

「好吧,跟我回家,该死的小巨怪。」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