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尼拔你的人肉拌面

球关注?球小红心?球小蓝手?

请求

嗯,真的丑

凯什么洛:

千屿: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胜出] 烧


严重ooc慎入

并不是很妙


温柔(?)的咔酱是不存在的









头涨涨的疼,晕乎乎的烧着。

绿谷在一片黑暗中张开了眼睛,原本青翠嫩绿的瞳色黯淡了许多。

「咳……咳咳。」他轻轻咳嗽了两声,怕是会吵醒什么似的,但其实房子里空空旷旷的什么也没有,只是这样做了,心里会好受些,总觉得是有人在陪着自己。

苍白的指节向床头柜探去,摸到了冰冷的玻璃杯。

握住,嗯,很好,空的。

绿谷又咳了几声,慢慢起身去倒水。

丽日同学……啊丽日桑说过很多遍了的……不要那么拼命的工作……果然还是要听听她的话……

一边蹲在厨房的地板上等水烧开,绿谷一边想。

寒冷的空气紧紧包裹着他,整个人连着内里一起都像是被冻住一样,行尸走肉。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绿谷摸了摸头发,以前大家总是在一起训练,整天都是开开心心的,都为了变强而奋斗……为什么,现在却是这个样子?

绿谷也想不明白了,他的大脑已经不再允许他再思索些什么,慢慢放松了身体,绿谷轻轻靠上了厨房的柜子。

本来不是很清醒的脑袋更加昏沉,恍惚间听见有人喊他。

「DEKU,喂,DEKU……」声音好像咔酱?

绿谷把眼睛撑开一道缝,一片熟悉的发色硬生生的扎进了视线。

「咔酱……?」他吃力极了,干涸的喉咙只能发出沙哑刺耳的声音。

「……啧。」幼驯染暴躁的咋舌。

他把咕噜咕噜翻腾着的开水倒进玻璃杯,攥着一板崭新的退烧药,静静的看着绿谷,直到滚烫的热水变成了适宜入口的温水才开口

「DEKU就是DEKU,连发烧了都不知道吗?啊??!!」

咔酱好凶啊……一瞬间,他这样想着,心里砰砰直跳的,还是有些害怕。

即便如此,绿谷还是低低的笑出声,他的绿眼睛恢复了清澈,虽然聚焦不起来,但是他还是看着幼驯染,低声的仿佛说给自己听一样「咔酱好像我的英雄一样啊……」

那个所谓的他的英雄,握住温水的手僵了半天,才凶狠的往绿谷嘴里灌,嘴上继续教训着

「退烧药都过期还屯着想干嘛?种菜吗?」

「给老子好好吃下去!」

「哈?谁说这是你家的垃圾退烧药?放屁,这可是老子新买的!!!」

绿谷好笑的看着幼驯染暴跳如雷的照顾自己,他即便是再不喜欢吃药,此时也乖乖巧巧的给啥吃啥,最后还被安慰似的呼噜了把头毛。

那位No.1英雄的幼驯染,低着头看着掌下的绿毛。

轻轻摩擦了几下,滚烫的,真实的。

绿谷被揉的舒服,哼哼唧唧的往人掌心里顶,像只缺爱的小狗。

没曾想幼驯染看着这一幕心里好生不自在,突然加重力道的一拳砸下去。

「呜……」委屈的抱着脑袋,绿谷从刘海下探出一双被眼泪糊的迷迷瞪瞪的眼睛,俩眼珠子乌(绿?)溜溜的转了转,控诉。

「咔酱好过分。」

「闭嘴!」

他的幼驯染又摸了摸他疼的发颤的地方,随后一把拉起他,就这么天旋地转的扔上了床铺。

「睡觉。」幼驯染放下了吊起的眼角,他低沉的声音在卧室回响,像是从很久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

绿谷又摸了摸头顶,还是有一点点疼,他把脸埋进枕头里,闷闷的回应。

「咔酱晚安。」

没有人回答……

幼驯染仿佛陷入了房间的阴影里,一点一点的消散……

绿谷睡着了。

一只冰凉的手最后蹂躏了他的绿毛,消失在了清晨的第一束阳光里。

不远处的天边,一颗亮黄色星星突然闪烁了一下,随后便同黑夜一起离去。






end




最后可以不要脸的求小红心和小蓝手吗?

( • ̀ω•́ )✧

[胜出]爆豪绿谷的暗中观察日记


严重ooc慎入

全部都是臆想

咔酱怎么可能那么温柔系列

文笔爆炸系列

✔✔✔✔✔

其实吧,爆豪同学和绿谷同学的关系还挺好。

比如说,在放学的时候,爆豪总是要把椅背往绿谷的桌子上重重一磕,直到对方慌慌忙忙的抬起头说了小胜再见,才提包走人。

——《满身都透露出愉悦呢,抖s咔酱》

再比如说,爆豪每个中午都喜欢等到绿谷坐定位子以后再另找座位,而且永远是面对绿谷的,总觉得是为了在绿谷抬头嚼猪排饭的时候能看到他幸福的吃相?

——《说真的,绿谷被吓到过好多次》《吃饭吃到一半,吧唧吧唧嘴突然看见幼驯染直勾勾的瞪着自己》《坐的近点还会附赠一句,看什么看,废久》

还有就是课间,绿谷有时候会有搞不懂的数学题,缩在位子说上默默计算碎碎念的时候,爆豪每次都随便逮着上鸣或者是切岛,强行把那道绿谷不会的题目教给他们,强行的。

——《而且声音贼大》《真的贼大,大到绿谷后面的葡萄都听见了的那种大》《有的时候绿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听见会再找一个人重新再讲一遍》《但在此之后脾气会很差》

而绿谷同学有的时候也会暴露出「他们俩果然是幼驯染」的这种奇妙模式。

每天早上,绿谷背着包经过爆豪的时候,都喜欢歪过头,开心的对着对方打招呼,即使每天爆豪的回答都是,去死吧,废久。绿谷还是会心满意足的坐回位子上。

——《果然抖s就只有你受得了呢,幼驯染同学》

中午的时候,绿谷会特别注意食堂的辣椒酱是不是够用,要是不够了会和食堂窗口的阿姨说,而且指明送到爆豪面前。所以爆豪有时候打饭,会被阿姨塞上满满一罐子辣椒酱。

——《后来才知道是绿谷贴心的送给自己的》《虽然嘴里说,废久多管闲事》《但是每次都很有礼貌的对阿姨道谢了》《还被阿姨呼噜了把头毛》

平时爆豪很少有不会做的题目,要是有了也直接去找老师,但有时,绿谷会喜欢把笔记本交给爆豪,问问他题目,每次都会挨骂,但是第二天写着详细的解答的本子还是会的好好的躺在绿谷桌上。

——《其实长大了以后,有意识到国中炸到绿谷本子的行为是不对的》《所以每次绿谷给的本子都没有折页什么的痕迹》《绿谷怎么样给爆豪,爆豪就怎么样还给绿谷的》

果然幼驯染就算关系很差,该要好的时候还是很要好。

end



谢谢观看,求小红心❤,小蓝手✔。

[恋与制作人]F4变成了x三岁


严重ooc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嗯☞☞☞☞☞

李泽言

李泽言已经好几天没有看见你了,打你电话你也不接,生怕你出意外,急急忙忙的就跑上了门。

在魏谦的帮助下,李总裁暴力拆门,冲进卧室,看见了……

被子中间白白软软的小姑娘。

「???」李泽言懵逼了。

「这是xx小姐的……女儿?」魏谦探出头。

「……」

「……」


——《李总一句撤资,让你迅速从梦中惊醒》《被抱回家看见穿着粉红猪小妹围裙忙前忙后的李泽言,总觉得,应该叫他爸爸?》《你「粑粑。」(棒读)》《李泽言「???撤资!!!」》


白起

三岁的你要白起亲亲抱抱飞高高。

白起轻轻的抱起软绵绵的你,慢慢悠悠的在天上飞来飞去。

「快点快点!」你奶身奶气的催促,小小的拳头紧紧的攥着白起的领子,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倒映着星光。

白起侧着头看着你,用脸颊贴上你的脸,然后,他亲亲你的额头「你的眼睛里,好像掉进了星星啊。」



——《白飞飞说完这句话嗖的就脸红了?》《本来不紧张的你突然觉得自己恐高》《把脸埋进白飞飞的脖颈》《啊……香香的。》


许墨

你拉着许墨的白大褂颤颤巍巍的躲在他身后。

许多学生嘻嘻哈哈的跑来和许墨开玩笑。

「许教授这是你的小女儿吗?」

「许教授你结婚了啊?」

「许教授拐小孩啦?」

「许教授她好可爱啊!」

「许教授我可以抱抱她吗?」

许墨微笑着看着那个想抱抱你的男生,反手抓住了你的手,一用力把你抱了起来。

「不可以喔。」

——《我贪得无厌,有点想犯罪》《你趴在许墨肩膀上眼睛冒星星》《哇好高》《哇好帅》
《哇哇哇许墨你别跑啊》《许墨「没办法,人太多了,我们回去吧!」》《路人「啊啊啊小天使走了!!!」》

周棋洛

「周棋洛你不能上台表演也带着她!」

「但是薯片小姐很可爱啊!」

「什么薯片小姐!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的!」

「什么误会?」

「你有孩子的误会啊混蛋!」

「对啊我有孩子了,和薯片小姐。」

「!!!!?????」

你翘着腿坐在沙发上舔冰棍,嗯,真好吃,嗯,我什么都不知道。

——《嗯,周棋洛说的是真的》《我们是尝试过了种小孩的运动》《只要冰棍管够,我就和周棋洛一起上台》《嗯,冰棍好吃》

end


在此,送给四个野男人一句话——三年以上,最高死刑。

[恋与制作人]F4当你们第一次打啵




严重ooc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开始咯↓↓↓↓↓



李泽言

这是你们俩第一次接吻。

你因为害怕告白被拒,本着敌不动我就动的精神,悲壮的亲上去了。

作为一个二十二周岁的老[处]女,你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亲亲……可能要伸舌头???

然后你用力的把舌头戳进了李泽言嘴里。

李泽言的口腔溃疡被你戳了个正着。

李泽言蹲下来了。

魏谦进来了。

魏谦懵逼了。

魏谦出去了。



——《真的很痛,口腔溃疡》《自从三岁就没有哭过的李泽言同学,在被自己心爱的女孩亲了之后感动的痛哭流涕》《前面这句话是魏谦说的》《魏谦的工资怕不是又要没有了》


白起


曾经横行恋与高中的白起学长和他的小女朋友都不会亲亲。

所以你们俩现在嘴贴着嘴,眼睛尴尬的相互对视,硬要说,就像是两个在角斗场上玩摔跤的那种……白起的眼睛都斗鸡了啊操。

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尴尬气氛的你最先松了嘴。

「白起」你喊他「你得动舌头啊。」

白起点点头「再来。」

然后……
……
……
……
……
……

白起以一种极快的频率,在你的嘴里,甩你的舌头……

——《对不起我要报警了》《哦不对你就是警察》《……》《说实话除了舌头有点酸以外,还挺舒服的》《多来几次感觉吵架都吵得过某个乱说成语的李姓总裁了》



许墨

虽然沉迷研究,早年秃头(不是,乐于学习的许大教授也从来没有打过啵,但是他不至于像以上两人那么凄惨。

毕竟他没有口腔溃疡和白起的嘴速。

许墨按照网络教程一步一步的引导你,一切在他看来都没有翻车。

只是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在笑。

——《我贪得无厌求您不要在笑了》《一切都很顺利,只不过……》《这个法式热吻的姿势很容易能看到许墨的鼻孔》《居然还有一根白色的鼻毛》《话说许墨你鼻孔好大》


周棋洛

拍过偶像剧的周棋洛……也不会亲亲。

你们的第一次亲亲可以说是很悲壮了。

你们在对方的嘴里尝到了食物的味道。

emmmmmmm

——《这是我刚刚买的黄瓜味薯片的味道!周棋洛你给我吐出来!》《啊啊啊薯片小姐你偷吃我的小蛋糕》《尝一口怎么了》《那你的薯片我也尝一口!》《你他妈是直接尝没了!!!》

《最后经纪人先生一人一个爆栗解决了》

[恋与制作人]F4当你变成男孩子




严重ooc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开始开始↓↓↓↓↓



李泽言

你们俩并排站在马桶前,沉默。

「扶住。」李泽言目不斜视,命令。

扶住什么?什么扶住?扶哪儿?

我是谁?我在哪?我怎么长了根唧拔?

一个小灯泡突然在你头上亮起,你颤颤巍巍的伸手扶住李泽言的肩膀。

「……」

「李泽言你们男生尿尿为什么要扶住肩膀啊?」



——《李泽言内心妈卖批》《你们俩在源源不断的水声中陷入沉思》《李泽言厕纸给我我要擦擦》《李泽言表示,你想怎么擦?》《……撸着擦?》


白起

白起口述了流程,你们俩一起尿尿。

你忍不住偷偷瞟了一眼白起,若隐若现的腹肌,熟悉又陌生的……emmmmmmm

过了一会,水声戛然而止。

你颤颤巍巍的开口。

「白起我越尿越硬了。」

「……」



——《白起被你吓得表演了原地爆炸》《咳其实我可以教你怎么撸》《……以后等你变回来了……嗯》《白起我发现你不仅屁股蛋子白前面的屁股也很白》《……你,你也很白》《这个就不用夸回来了啊喂》


许墨

许墨双手插兜,微笑着指导你如何上厕所。

第一次总是不顺利的,你就顺便洗了个澡。

出来后,许墨突然抱住你。

「快变回来吧,我好想要你。」



——《靠许墨不许弹我小唧唧》《你……粉粉的,很可爱》《靠小爷我要弹回来》《好啊》
《……》



周棋洛

两个大男孩挨挨挤挤的在沙发上看电视。

周棋洛掏出了冰激凌「你看,男孩子多好,随便什么时候都能吃冰激凌喔!」

「喔喔喔!我要吃!」你笑嘻嘻的趴在他身上去够冰激凌。

他一个翻身把你压在身下,软乎乎的金毛一下一下的蹭着你的颈

「……薯片小姐快变回来吧,不能把你抱在怀里小太阳都不开心了。」



——《你亲亲小太阳的头顶心》《乖哦,吃完冰激凌就变回来》《小太阳不要不开心,薯片小姐会心疼的啊》

[恋与制作人]F4和他一起吃鸡吧(喂



严重ooc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注意,这些都来自我和姬友们愉快的联机日常

这是tx的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并没有在打广告)

开始吧↓↓↓↓↓





李泽言

拽着华锐总裁一起打游戏,你真是胆大包天。

在等待上飞机前你是这么想的。

「李泽言我们去那里。」等待结束,你毫不犹豫的点了G港。「那里集装箱红红绿绿的好好看呢。」

「……」李泽言面无表情定下标记点。

《落地后》

你匆匆忙忙穿梭在集装箱底下,从集装箱里轻松找到了自动步枪和子弹。

有了枪就放心多了。你这样想着,看了看屏幕右上角。

那里有枪声。

「我这里有人。」李泽言面无表情。

「你打他呀。」

「……我没有枪。」李泽言依旧面无表情。

他挨了好几枪,几乎要落地成盒。

你赶来了,几枪放倒敌人,招呼李泽言去补刀。

李泽言默默走上去,用拳头揍死了对方。


——《叫你盯着我打,妈的》《哦呦李先生很猛嘛》《后面有了枪的李泽言面无表情的大开杀戒》《……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哎哎哎李泽言你他妈的别打我啊》《啊,没注意》《MVP——霸道娇妻的小总裁》

白起


白起很擅长这种游戏,经常一下地就到处找枪找人杀人放火。

简直就是旧社会抽烟喝酒烫头的老大哥。

而你这只伏地魔,每次落地第一句话不是「卧槽这里有人」就是「白起帮我捡把枪我去开车。」

「白起我开车来了。」

「我还没杀完。」

「白起我又开车来了。」

「我还没杀完。」

「白起我这里咋一个人都没有。」

「都被我杀了。」

「白起操你妈别翻车啊啊啊啊啊啊!!!」

「……我还是喜欢飞。」

——《秋名山翻车王非你莫属了》《不应该是秋名山老司机吗》《我一点都不想叫一个一翻车就把我的血条摔完的家伙老司机》《你先下车我倒个车》《操你妈白起你把我压死了》《……我还是喜欢飞》


许墨

许墨微笑着说「我不太擅长呢。」

然后许墨在小洋房里找到了轻机枪。

「妈耶……」你面无表情。

许墨微笑着杀掉了一整辆吉普车的敌人,而你甚至还来不及看到一个站着的人(在你找到敌人的时候敌人已经被许墨打趴了)

「怎么那么容易就打死了?」许墨喃喃自语。

「mmp」



——《我贪得无厌想要对手血条厚一点》《许墨你够了啊别以为我不打读书人》《许墨笑而不语》《你收起冲锋枪,拿起平底锅对着许墨砸了过去》《哎哎媳妇儿轻点啊》


周棋洛

《我不知道对手听不听的到我们说话,但是电脑版的是可以的,这里就强行可以吧》

作为黑客,周棋洛擅长黑吃黑。

比如。

「什么对面开挂了?薯片小姐,启动应急预案。」

「遵命。」

那个开挂的混蛋被周棋洛强行磨死了,最后垂死挣扎时,还遭受了你和周棋洛的左右探头调戏。

「开挂是不好的。」周棋洛严肃的教育。

「对。」你面无表情应和。

你们俩像小学老师训斥不听话的坏学生一样。

「你这样做都得不到游戏原本的快乐。」

「流氓。」

「禽兽。」

「不要脸。」


——《最后你们美滋滋的打死了他们》《周棋洛研究了反外挂技术》《你们强行开辟了一个无污染无公害美丽可爱纯洁的游戏环境》



嘛,我第一个玩的吃鸡游戏就是刺激战场,因为没有自己的电脑所以电脑版的只能哔站上看看直播……

挺好玩的我觉得。

而且为什么刺激战场比荒野行动更容易打死人呢????

我一直搞不懂这个问题emmmmmmm

[恋与制作人]F4当胖次炸线



严重ooc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开始吧↓↓↓↓↓


李泽言

当李泽言看完你的报告,只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后,你就明白等待你的将是那熟悉的母亲的叮咛。

不过,没关系。

你冷静的握住了拳头,心想。

经过了大风大浪,大起大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早已老油条的你,已经无所畏惧了。

你甚至换了个松散的姿势等待训话结束……

然鹅就在你将双腿挪动位置的时候,安静的办公室里传出了一声巨响。

「刺啦————————」

「……」李泽言欲言又止,表情奇妙的看着你。

「……」笑容凝固。

双方都陷入沉思。对峙片刻后,你终于想到了究竟是什么东西发出了这种神秘的声音。

原来是我的胖次啊。你欣慰的想。

等等……

卧槽……

——《那天你走一步路,胖次就会发出一声叹息》《那天李泽言沉默了好久,改天给你家送了一箱颜色不同的纯棉胖次》《你甚至在这箱胖次里翻出了蕾丝边》《下次去华锐汇报的时候还是不穿胖次了吧》

白起

双休日,你在沙发上愉快的闹腾白起。

你抱住他的胳膊左摇右摆,像只可达鸭。

白起懒洋洋的瘫在沙发上,任你那小猫咪般的力气拽着他玩。

只是他并没有想到,兔子急了还能蹬死鹰,小猫咪急了也会拽动狼。

你一个使劲,把他从沙发那头拽到了你的面前,扭曲的姿势使得白起的胖次发出了不堪重负的悲鸣……

那天,白起的屁股蛋子,很白。

那天,白起的脸很黑。

那天,风很大。

那天……没有那天……

——《后来白队亲自带队抄了那个该死的缺德胖次厂》《白起始终想删掉你手机中的那张照片》《白起白花花的屁股蛋照是你每天入梦前必看的一张照片》《白起活了那么久第一次想对一个女孩子动手》


许墨

那天阳光很灿烂,那天你也很灿烂。

你在和许墨逛街时,一个小偷撞上了你们,并在摔倒的慌乱中,扒下了许墨的外裤。

这并不是重点。

他还撕裂了许墨的胖次。

不过这也不是重点。

他不修边幅的指甲,在许墨的屁股上留下了五条红色的抓痕。

他完了。你知道。

而且你也知道,如果你这个时候笑了的话。

你也完了。

——《我贪得无厌想倒流时间》《那个小偷,据说后来有人在解剖室里见过他》《也有人说这个小偷后来进了疯人院》《许墨温柔的笑了笑告诉你他换了钛合金24k纯金胖次,再也不怕炸线了》

周棋洛

周棋洛在大排档抱着啤酒瓶子对你哭唧唧的倾诉。

粉丝太热情了。

每次看见他就扯他。

胖次炸线什么的,连钛合金的都没用。

你心疼的摸摸他,和他一起左摇右摆的站起来。

「刺啦——」

「刺啦——」

你们俩面面相觑。

良久,你颤颤悠悠的告诉他,最近的胖次店在五公里开外,男女胖次都有卖,要不要打车。

周棋洛含泪点点头。

你们俩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那天烧烤啤酒很美味》《那天过后所有的胖次公司都被黑了》《周棋洛的怨念很足嘛》《不过两个人一起炸线真的是又尴尬又浪漫呢》

[恋与制作人] F4元宵节和他一起过吧


严重ooc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开始吧↓↓↓↓↓

李泽言

未待李泽言开门进来,你便刷的拉开大门,笑吟吟的迎接他。

「李泽言元宵节快乐!!!」你像只大型犬一般扑了上去,对着那个一脸嫌弃的总裁先生一顿猛亲。

你拽着袖子带他看你亲自下厨做的圆子。

「这就是你做的……圆子?」

「嗯嗯!」你期待的看着他。

李泽言欲言又止,叹了口气,吃了一个。

「……」李泽言在嘴里仔细的尝了尝这个圆子。「还不错,皮太厚,芯太腻,其他都还可以。」

「……」你强压下心头想一巴掌踹上去的欲望,继续笑眯眯的看着他「那就吃完吧!」

一个。

两个。

三个。你掏出手机,这是最后一个圆子了。

“咯嘣——”李泽言瞬间捂住嘴。

圆子里的糖块被咬开,你精心制作的跳跳糖圆子恶作剧计划成功了。

李泽言一看着镜头,就把吐出来的舌头缩了回去,含着一嘴噼啪乱跳的糖块对你怒目而视。

「呜呜呜呜呜呜汪」我看你胆子不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泽言你也有今天。」


——《第二天整个华锐都流传着李总元宵节的卖萌照》《魏谦表示你们的年终奖没戏了》
《感觉华锐的收入的小部分很有可能是魏谦被克扣年终奖和季度奖金》《李泽言今天也有气没处撒》




白起

你把刚刚买来的向日葵藏在背后,轻轻扑上了白起的后背。

白起早就发现了你,假装被你吓了一跳,转身抱住你蹭蹭。

「元宵节快乐。」他笑了起来。

你把花束递给他「元宵节快乐,白先生。」

他抱住你吧唧了一口。



——《为什么向日葵中夹着一支康乃馨》《可能是连店主都觉得你是我妈》《今天晚上没有晚安吧唧了》《嘤嘤嘤白先生欺负我》《到底是谁被欺负,嗯?》


许墨

今年元宵节是第一个你和许墨一起过的元宵节。

「元宵节快乐。」许墨笑着,揉了揉你的头。

你急着往嘴里塞圆子,含糊不清的说「许墨你今天好奇怪啊。」嚼了几口,看着许墨眼底的疑惑,笑着说「你今天对我好好喔。」

许墨了然点点头,抱抱你,他第一次对着你毫无保留的说出了内心真实的想法。

「因为今天是这一生第一次和你过元宵节」他把下巴抵在你头顶摩挲「我很认真,想给你一个比以前都快乐的回忆。」

他低头「那么,请问感想?」

你笑嘻嘻的回抱着他,心脏贴着心脏,脸对着脸。

你一字一句,认真的说

「眼前人是心上人。」


——《我贪得无厌只想成为你的心上人》《许撩撩第一次被反撩了呢》《据说许撩撩当场表演了原地爆炸》《你们过了这辈子最快乐的一个元宵节》《当你说出那句话时,许撩撩连你们的孙子在哪里读书都计算好了》




周棋洛

你们俩元宵节在宵禁期间大吃一顿,被经纪人拖回去吊打。

「元宵节过去了,薯片小姐,你还想吃圆子么?」周棋洛双手被吊,双脚离地。

「想吃。」你比他好一点,只是被威胁要看住周棋洛。

周棋洛对你挺了挺胯,来拿。

「……」




——《其实是糯米团子》《不是在裤裆里谢谢你们》《在裤袋子里面啊》《好想看经纪人吊打小明星制作人这对妖怪夫妇》《经纪人可委屈了》







元宵节快乐喔各位。

一起吃甜圆子吧~

注意

本来想写元宵,但是上海话从来不说元宵,一般说圆子啊汤团啊,我们家说圆子,所以就写圆子了。

[恋与制作人]F4他与小动物(?)


严重ooc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要开始啦↓↓↓↓↓



李泽言

在华锐做完汇报后,窗外早就大雨滂沱。天黑又下雨,回家路真艰难。你这样想着撑起伞,沿着熟悉的小路往地铁站走去。

那条小路平时基本上没有人通行,但是今天有一个人站在雨里,脚边放着一把伞。你不由得有点害怕。

这个背影看上去有点熟悉,你依旧保持着原来的走路速度,慢慢接近这个奇怪的男人。

「……李泽言?」你不由瞪大眼睛,举起伞试图遮住这只不知道发了什么毛病的华锐落汤鸡。

因为这个动作,你的肩膀湿了大半,他皱了皱眉毛,接过你手里的伞。

「你在干嘛?」你顺着李泽言的目光看下去,看见了一个大纸箱,纸箱里是一只黑白花色的小猫咪。它抬起头,瞪着一双澄黄的大眼睛,轻轻的叫了一声。

「你要养么?」你问他。

他的眼底罕见的出现了一丝迷惘,许久,他回答了你,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羞于让你知道。

「我……不知道。」

你又问「你养过小动物么?」

「小时候。」这次回答的很快,李泽言还掩饰性的捂住了嘴。

你对着他笑了笑,想起了他和你讲过的他小时候的事情。「试着养养看吧。」

他犹豫片刻,立刻收起脚边的伞,轻柔的抱起了那只小奶猫。

小奶猫蜷缩在他怀里,一团,暖暖的热热的,像那天他救起的你……


——《李泽言亲力亲为一把屎一把尿把小奶猫养大》《每天早上都要来个举高高才肯放他走》《从此君王不早朝》《西装上都是猫毛怎么办,在线等,急急急》


白起

白起养了只狗,这件事除了韩野,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执行任务的时候硬要跟着我走,没办法就带回来了。」白起如是说,那只灰不溜秋的小奶狗在白起外套拉链处露出了个头,两只小爪子卡在拉链锯齿上,对着你们「嗷」了一声。

「?」狗不应该是汪么?

过了几天,小奶狗开始熟悉了环境,满街乱跑,见着你和白起,尾巴还会打招呼似的动两下,但是对着别人,根本就是连个眼神都不屑于给。

摇尾巴的动作真奇怪。你这样想着,继续观察白起的小奶狗。

别的狗尾巴摇起来都是像一朵盛开的菊花,唯独白起家这只,对着白起也只是轻轻的摇晃尾尖……好像从来都没有汪汪汪叫过……

不过,你的这些疑惑在一个月后就被解开了。

因为白起被指控偷猎国家级保护动物而锒铛入狱。




——《不是我就开个玩笑别揍我》《没错这就是一只可爱的森林狼》《每次写到白起都有种,这里有个老实人,快欺负他的感觉》《摸摸老白的狗头》《感觉可以拍电视剧,警犬和狼姑娘的故事》



许墨

这个周末,你应邀去许墨研究所后的山上踏青。

为此你特意起早画了个美美的妆,还提前赶到了研究所楼下。

「许墨还没来呢。」你自言自语,迈着轻快的小步子东逛西逛,突然,一个黄色的身影从你身边窜了过去,你吓了一跳,待那生物停住后,定睛一看。

「妈耶!!!」黄鼠狼!!!你在心底呐喊着,这种生物不应该见人就跑吗?现在悠哉悠哉的还从我身边晃过去真的没毛病吗?

你摇摇头,眨眨眼,试图告诉自己这是个幻觉。然后你成功了。

你发完神经再看去,就看见许墨的白大褂离你越来越近。

「怎么了?」许墨关切的问。

「有……有黄鼠狼。」

在你话音刚落,那只悠哉的黄鼠狼就跳上了许墨的肩头。许墨揉了揉他的后颈皮,笑着说

「这只黄鼠狼是我们研究所的吉祥物,每天这个点儿都在这里遛弯消消食。」

「……」这,这样啊。


——《我贪得无厌还养了黄鼠狼》《本来想写狐狸的但是你想想看我大种花的特大城市哪来的野生狐狸》《家养的一点都不像许墨了还是野生的比较像》《皮这一下我超开心的诶嘿嘿嘿嘿》


周棋洛

周棋洛最近拍了公益片,主题是呼吁大家领养小动物的,周棋洛首当其冲领养了一只可爱的小金毛。

你看着周棋洛拍给你的照片,嚷着要见见这只被大明星宠幸的小可爱,于是周棋洛挤出了这个月的最后一天,和小金毛在家里迎接你。

「我来啦!」你欢呼着冲进客厅,「周棋洛,小金毛在哪呢,快让我……看看……」

你看见了一坨毛。

一只明显体重超标的小金毛,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向你扑过来……

「……周棋洛,你不能给它吃薯片的」你几乎抱不起这坨毛,在半拖半抱的把它摆在腿上后,你开始和周棋洛谈话。

「我没有啊。」周棋洛委屈的皱皱鼻子,他拆开一包薯片吃了一片,你膝盖上的那只小金毛就露出了和周棋洛一模一样乞食的表情,两只肉爪子还一摆一摆作揖……

你当机立断打电话给经纪人。



——《周棋洛表示他很委屈》《经纪人觉得都是周棋洛教坏了小金毛》《在小金毛减肥成功前,还是不要让他们俩待在一起了》《双倍可爱攻击连经纪人都招架不住啊》